当前位置:
首页 > 定海廉闻
巡察发现案中案 入干股 拿“工资” 巧立名目难掩受贿事实
发布日期:2018-05-10 浏览次数: 来源:第三纪检监察室 宣教室

“被告人沈小伍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2018年4月,随着法官手中的法槌落下,定海区监察委员会成立以来查办的一起影响较大的科级领导干部受贿案画上了圆满句号。

2017年7月,定海区委第二轮巡察启动,盐仓街道及其下属国企定海区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投公司)被列入被巡察对象。进驻不久,巡察组就发现了一些问题线索。“街道副主任沈小伍入股了由我实际控制的公司……”在调查城投公司原总工程师徐寿增受贿案(另案处理)时,徐寿增的一句话引起了调查组的高度警觉,领导干部入股?很有可能案中还有案!

调查组随即顺藤摸瓜,展开了对沈小伍的调查……

2017年12月6日,盐仓街道原副主任、盐仓商贸建设开发管委会原副主任沈小伍因涉嫌受贿罪被采取留置措施。随着调查的深入,案中案迷雾逐渐揭开……

2012年下半年起,沈小伍任盐仓街道副主任,分管城投公司和工程管理科,成为了时任城投公司总工程师徐寿增的重点围猎对象。经常邀请喝喝茶、聊聊天,徐寿增一直在找攻破沈小伍最后防线的机会。2012年9月,徐寿增得知沈小伍家在装修,立马订购了一套价值2.2万元的沙发送给他,并表示其有监理公司可以入股,沈小伍并未拒绝。就这样,沈小伍渐渐迷失在金钱欲望中,失守防线,越陷越深。

“你出面跟徐寿增签一份监理公司的拼股协议,用你身份证办一张银行卡。”2012年底,沈小伍对其小舅子徐某某说。随即,在沈小伍的吩咐下,徐某某在一家宾馆内和徐寿增签订了拼股协议,以其名义占20%的股份。为了让协议看起来像是真实有效的,不久,徐寿增吩咐公司会计将徐某某的出资款在账面上走一下,从公司账户取出10万元打入徐某某的银行卡,再由徐某某转回公司账户,如此偷梁换柱一般,企图隐瞒违法犯罪事实。

2012年10月开始至2015年11月,徐某某的银行卡每月都能收到由徐寿增实际控制的监理公司打进的“工资”5000元,其中包括一笔“奖金”5000元,共计19.5万元,均转给了沈小伍。沈小伍则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招投标、工程发包、工程款拨付、工程管理、工程验收等方面为徐寿增谋取利益。

欲望之门一旦被打开,就如决堤的河坝,再难控制。沈小伍的胆子越来越大,甚至主动明示徐寿增,“我儿子最近想买辆车,手头没钱呐。”“作为叔叔,理应给点资助!”2014年初,以儿子买车资助的名义,沈小伍以“分红款”的形式收受徐寿增10万元。2015年初,沈小伍到杭州动手术,在办公室又以分红名义收受徐寿增3万元。

2012年底至2015年初,沈小伍以“分红款”的形式,非法收受徐寿增所送钱财共计29.5万元。此外,2012年至2017年,沈小伍还为王某某、何某某、干某某等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上述人员所送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4.6万元。

由小舅子出面入股分红,自以为打了一手如意算盘,孰不知再怎么隐秘的手段,都抹不去犯罪的事实,逃不掉法律的制裁。

2018年1月,定海区纪委区监委报定海区委批准,决定给予沈小伍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18年4月,沈小伍因受贿人民币55.8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

翻开沈小伍的履历,他的个人成长历程可以说是非常励志的,一步步从一名村支书走到科级领导干部的位置。他在忏悔书里提到,自己出生在一个祖祖辈辈都是贫苦农民的家庭,父母含辛茹苦供完高中,1986年8月入党,在党组织的培养教育下成长为一名科级领导干部。曾经,他在工作中也没有私心杂念,但随着权力的集中,如徐寿增等“有心之人”的围猎,私欲膨胀,一步步逾越红线,失守底线,将入党初心抛之脑后。

“后来走的比较近了,都熟悉了,像兄弟一样,认为老板们送来的不是贵重物品,几条香烟,几瓶酒,不收不好意思,觉得没有给他们面子,有了这种想法后,思想就开始滑坡……”沈小伍在剖析自己由违纪直至走向犯罪道路时表示。

无数案例表明,一些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都是从“朋友”围猎开始的,朋友是“玫瑰”,也可能是“罂粟”。作为党员干部,必须时刻把纪法刻印在心,始终挺起共产党人的精神脊梁,在各种诱惑和考验面前稳得住心神、守得住底线。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