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润文苑
母亲的教诲
发布日期:2020-10-16 浏览次数: 来源:定海区纪委区监委驻区农业农村局纪检监察组

我的父母属于典型的慈父严母形象。我很小的时候家住农村,父亲常年在县城上班,平时回家较少,教育子女的任务和家务重担大多落在了母亲一人身上。在我的印象里,母亲性子较急,生活中批评我们较多,要求比较严,甚至打过我一次,让我终生难忘。

因为读过几年夜校,认识一些字,会记账会打算盘,母亲在村子里算是有文化的女人,自我记事起一直担任村里的妇女主任和会计。

记得我家房间的桌子有两个一直锁着的抽屉,母亲每天晚上打开抽屉时都先将我们兄妹支开,关着房门在里面偷偷做什么事情不让我们知道。我和妹妹充满了好奇,经常私下嘀咕着: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会不会是好吃的呢?

有一次趁父母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在家里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藏在梳子盒里的钥匙。打开两个抽屉,看到左边是记账本,右边整齐地放着钱和粮票。钱有五分、一角、二角的硬币,有五角、一块、五块的纸币,最大的还有几张十块钱。纸币和粮票一砸一砸分类,用橡皮筋捆绑好叠放得很整齐。我和妹妹偷偷从五元一扎中抽出一张,锁好抽屉后,跑到供销社商店买了很多零食。

晚饭后,母亲又关上房门,拿着算盘噼里啪啦一阵后说家里少了五块钱。在母亲的严厉审问下,我和妹妹承认了自己的行为。

当得知是我偷了钱买零食后,母亲气得说不出一句话,咬牙切齿站在那好一阵,气急败坏地在房间里团团转。然后先是在房间里随手拿起了一个马扎,刚准备扔向我的手又停了下来,放下马扎后到屋子外面找了一根细细的竹篾棍子,雨点般地抽打在我的屁股和腿上,边打边说:“让你下次还偷东西,下次还敢不敢偷公家的钱……”

不知打了多久,也不知哭了多久,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母亲看到我身上到处是伤痕也很伤心,停下来默默地流着泪对我说:“儿啊,妈妈打在你身上也疼在我自己心里啊,妈妈就是想让你记住:别人的东西不能偷,公家的东西不能拿。”

后来,不管是穿上军装在部队还是走入纪检监察干部的岗位,小时候的那次挨打和母亲的这句话让我永记在心终生受益。(定海区纪委区监委驻区农业农村局纪检监察组 何胜春)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